教科书式招工骗局,已有数百人上当受骗

发布时间:2018-04-20 09:44    作者:溪门飞雪     文章来源:摘抄     阅读:

张华报案,本只是想拿回300元钱,殊不知牵涉的却是一起网络诈骗案。这是一个典型的教科书式的招工骗局,已有数百人上当受骗。
18岁的张华刚刚拿到驾照,他想找一个离家近的驾驶员工作,就上赶集网看了一下。一则招聘信息出现在他眼前,上班地点为江津某大酒店,工作是“负责会所老板和客户的接送”。发布此招聘消息的是“洛阳吉福祥贸易有限公司”,是一家在赶集网上认证了企业信息的公司。
张华按照上面的电话给“李经理”打了电话,那头是一个重庆口音的男性,简单介绍了工作内容后,李经理暗示他,接送的都是酒店会所的小姐。
张华有些心动,李经理让他到酒店大堂面试。为了让自己看上去配得上李经理口中的豪车,张华特意穿得很正式。
李经理并没有出现,在焦急中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后,张华给李经理打了电话,李经理听上去很高兴,“刚刚我们已经派工作人员下来看过你了,觉得你的形象气质各方面都可以。”
张华觉得有些奇怪,并没有人过来跟自己联系,不过李经理解答了他的疑问:“你也知道我们搞夜场的,有安全性保密性考虑,同时我们还在招小姐、少爷,所以我们的工作人员不敢和你见面打招呼,我们也怕你是记者或警察卧底,来给我们酒店曝光。你也知道抓得严,希望你理解。”
听上去很合理,不过张华更关心的是薪酬待遇,李经理给出的数字相当不错,“上班时间晚上8-12点,一个月上25天班,休息5天,包吃包住,工资4000~6000元,如果没有迟到早退还有1500元全勤奖。”
赶集网上的诈骗招聘信息
每天只需要上四个小时的班,吃住全包,还有机会认识会所的老板和VIP客户,张华觉得有点太完美了。李经理没有给他犹豫的时间:“你已经正式被我们公司录取了,你要考虑清楚,到底要不要做这份工作,你愿意就今晚上班,不愿意就算了。”
张华没有什么工作经验,很难遇到这样待遇的工作,他小心地问:“今晚就可以上班?”
“你如果考虑清楚了,就回去准备三样东西来报到:身份证复印件一张、照片两张,公司要给你配发服装两套、手机一部,这些东西不收取任何押金和费用。手机话费需要你自己先垫付,公司到了月底会统一报账给你。也就是说你来的时候,还要去联通公司买三张一百元的充值卡。”
张华没有选择,他去买了三张充值卡,准备好身份证复印件和照片,又回到酒店给李经理打电话。“把充值卡的使用说明念给我听,确认有没有买错。”李经理必须确定充值卡没买错,这很重要,买成其他公司的就提不出钱来。
“我要把你的身份证号码输入电脑,我这个电脑是全国联网,同时也是和联通公司联网的。”电话那边是一阵噼噼啪啪的键盘声,一切都很正式的样子,“你把充值卡背后的密码轻轻刮出来,我要把19位数字输入电脑,把手机给你充上值,把工号派出来。”
对方要充值卡密码,张华有些警惕了,他问李经理,能不能先去会所看看。但李经理拒绝了,“如果老板没签字工号没派出,你是我亲兄弟我也不敢来接你。出于安全考虑,我们工作人员来接你的时候都不会叫你的名字,直接叫你的工号,以后你在这里上班都只叫工号。”张华觉得对方的做法有些道理,当然,他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,想赌一把,毕竟钱不多。他把密码给了李经理,然后等着工作人员来找他。一分钟后,充值卡里的钱已经被李经理通过手机软件提走。
工作人员没来,张华又联系李经理,李经理这次让他直接去试车,不过要先交1000元试车押金,张华觉得自己有可能被骗了,到附近的几江派出所报了案。
和张华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周威,不过,周威碰到的是一个女版“李经理”,在他通过微信交了一千元的试驾押金后,李经理以“给领导发个红包先搞好关系”为由,让周威给“老总、经理、保安队长”都发了微信红包。但周威很快发现,“领导”太多根本发不过来,在交了两千多元之后,他终于受不了了。
事后查明,骗取充值卡是这起诈骗案中最常用的手段,光其中一个充值卡账户中就有70多万元。从抓捕后警方拿到的通话记录显示,李经理一天要接打几百个电话。“李经理”交代说,这是他们的惯用伎俩,一直找对方要红包,“直到对方受不了主动不再联系”。有的人要求李经理退钱,李经理振振有词:“你已经被录取了,钱已经交到了财务,要退钱就要等老总签字。”不过老总永远在出差。有人催得急了,威胁要报警,结果就再也联系不上李经理,微信也被拉黑。
重庆民警胡茂平
像张华这样的受害者,全国100多个中小城市都有上当受骗的人,然而,大部分人只是被骗了几百元,连立案标准都够不上,这也是这起案件诈骗者敢赌的地方,他们就赌警察不会为了这点小钱兴师动众,警方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了。
2018年1月14日,几个警察进入九龙坡区某小区,分住两栋楼的两家人徐静和徐宏姐妹,被同时抓捕。抓捕时间选在了晚上11点左右。这是两套约一百平米的房子,按现在的市价约一百二三十万,最先开始做的徐静名下不止这一套房子,在南岸区的两个大盘都买了房子。
目前,民警程坤和胡茂平梳理了几十个电话号码的通话记录,他们只能从三大运营商处查到近半年的通话记录,半年之前的数据无法拿到。凡接打5次以上的,基本就可以确定为被害人。而诈骗者还用了好多虚拟手机号码,这根本无法查通话记录。
民警开车全重庆到处找,一天找两三个,目前已经找到40多个受骗者。无奈的是,竟然有些受害者不愿花时间接受警方的取证,直言“两三百块钱亏得起”。
记者咨询了刑案律师,如果以现有口供所体现出的两家人共十几万诈骗金额,最重量刑也不会超过十年,但如果诈骗金额在50万以上,属于数额特别巨大,量刑会以十年起步。
这个案子远未结案,程坤和胡茂平现在依然还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。他们联系全国各地的派出所,请求协查同类案件,寻找受害者。
如此,找到每个受害者的办案成本相当高。
但账显然不能这样算,代价再高,法律与正义也必须彰显。
(责任编辑:松丫网)
您也说点什么吧……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