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丫网 - 人生感悟句子_生活感悟文章_励志文章精选

忆我童年时期的艰苦岁月

发布时间:2021-07-13 16:38   文章来源:松丫网 作者:溪门飞雪 围观:

先来看一则新闻:
 
7月5日,山东威海,一名13岁女孩因行为叛逆被父母从成都带到荒岛体验荒岛求生,但女孩难以忍受荒岛艰苦环境,向当地渔民求救。渔民报警后,民警闻讯赶到,在对孩子的父母进行批评教育后,将一行人护送离岛。
 
据悉,女孩所处荒岛是乳山市一处无人岛屿,距离岸边约一公里,岛上不通水电,常年无人前往。在岛上看到前来救援的民警,女孩像是找到了救星,上前求救“叔叔能把我们带上岸吗?”
 
随后女孩带着哭腔大倒起苦水,吐槽岛上环境如何如何艰苦,指责父母请来保障安全的男子一直“逼迫”自己荒岛求生,女孩称自己来到岛上已经两天了。
 
而对于女孩的哭诉,其父母则表示实属是无奈之举。父亲称孩子去年9月份就辍学在家了,在家里待的时间有点久,心理上有些问题,行为上有些叛逆,平时在家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,不出门更不下楼,此次带她来荒岛求生,出发点是想让她在极端的环境下锻炼能力。
 
对于荒岛求生的安全性,父亲称并非毫无预案,是有备而来的,准备有桶装水、压缩饼干等基本物资,还请到当地李姓先生跟随保障安全。
 
忆我童年时期的艰苦岁月
看到这则消息,也看了很多网友的评论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!我能理解父母的无奈,也能明白女儿的心情。
 
说说我小时候的生活吧!
 
根据叔叔阿姨的陈述,我的母亲是在我三岁之后到四岁之间的时间里离开我的。对于母亲的离开,我还是有印象的,那是一个阳光和煦的早晨,我们姊妹三个站在门前的路口,有一个身影摸了摸我的头,然后转身往前走,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几眼,接着这个身影就消失在路的尽头……
 
其他的画面我没什么印象,但唯独这个画面犹如烙印一样深深刻在我的脑海,十多年以后,我才知道,这个画面是当年母亲离开我的画面。
 
母亲离开后,我姐就被父亲要求帮我们兄弟俩洗衣服做饭,还要喂猪,并附带看我们兄弟俩。大概到我5岁的样子,我姐说你们兄弟俩也不小了,衣服该自己洗了。我从小就比较乖巧,姐姐这样说,我自然就自己洗衣服了。
 
5岁的孩子自己洗衣服是很难洗干净的,所以,那时候我整天都穿着没洗干净的衣服。而我哥是比较叛逆的,他偏不自己洗,却跑到我爸面前抱怨说姐姐不帮我们洗衣服,于是,我爸把我姐大骂了一顿,于是乎,我哥的衣服还是由我姐帮着洗,而我的衣服却是自己洗的。
 
所以,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,就是非常独立的,衣服自己洗,饭自己做,只要自己能做的事情绝不依赖别人。
 
当我6岁的时候,当时正好当地翻修国道,由原来的沙土路翻修成沥青路,我爸就承包了一小段工程。从此常年在外,过年的时候也没回家。我们姐弟三个就由爷爷照看。我爷爷是经历过新中国成立后“饿殍遍野”的艰苦岁月的,所以,对很多事情都可以用“抠门”来形容,对我们也一样。我们虽然是他的亲孙,但没有妈妈的孩子是不会得到别人的好脸色的。
 
从上一年级开始,我们兄弟俩就经常逃学,之所以逃学,也不是说我们读书不用功,不想读书,而是有一个欺软怕硬,唯利是图的老师。老师见我们没有妈妈,自然也是不把我们当人看,经常欺负我们哥俩。我们逃学以后不敢回家,就以野果为食,或者偷吃别人家的豌豆,苹果,甚至是生的玉米面。
 
那时候村里很多人都还有枪,那些大人们都扛着枪在果园里巡查,我们哥俩经常在人家眼皮底下偷苹果。小时候是不知道害怕,现在想来,我们那是用生命作为代价去偷苹果。
 
因为那时候的治安、断案手段等等没有现在这么高明,人们的维权意识也几乎为零,那时候把别人打死了,很多是查不出来的,有些则是几十年后才查出真相。
 
后来,爸爸承包的工程结束了,爸爸回来了一趟,我哥是不敢揭我爷爷的行为,我却不管,把我爷爷怎样对我们的跟我爸说了。我爷爷知道后,就跟我爸说,你爱找谁照看孩子找谁去,反正我是不照看他们。
求人不如求己
后来爸爸又出门去做生意去了,也是常年不在家。哥哥姐姐都去了中心学校上学,我独自一个人住在家里,自己做饭,自己洗衣服,自己上学,自己一个人睡觉起床。那年我8岁!
 
因为当时老师规定中午放学回家吃饭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回家现成地吃饭,吃完后就回学校继续上课。而我没人为我做饭,所以,那段时间,我都是假装回家吃饭,实际上却跑到附近的田野里转一圈,见到可以吃的就偷吃一些,然后回学校继续上课。
 
一直到了10岁,到乡镇中心小学上五年级,住校读书,每个星期我爸会给我10块钱伙食费,完全没有零用钱。我那时候,常年穿一套衣服,从新年第一天穿到过年的那天,如果破了,就自己用针线缝缝补补。在学校的时候,不管衣服有多脏,反正不换洗衣服。
 
我那时候没有袜子,没有内衣,甚至没有内裤,所以,根本没办法换洗衣服。
 
因为营养不良,我非常瘦小,被别的同学欺负是免不了的。
 
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想的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在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无论老师同学对我多么刁钻、苛刻,我都忍在心里,我告诉自己,我是一个没有家的孤儿,关心我的姐姐和哥哥自身难保,所以,身在学校,不会有一个人真的关心我。我能怎么办?
 
我无能为力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坚强地活下去,等我长大了,等我能自己挣钱了,我的苦日子就到头了。
 
而所有这一切的苦楚我都没有跟我爸说,因为我了解他的脾气,他只会说,如果你觉得读书苦,那就回家,别读书了。他不会听我任何的理由,或者说我任何的理由在他那里都是狡辩。
 
后来,我四姨看到我姐小小年纪就辍学回家,过着惨不忍睹的生活,就带着我姐到外地打工去了,那一年,我姐15岁。
 
我姐走后,我哥人生当中最悲惨的时期到来。其实我哥,说他笨吧,他其实很聪明,说他聪明吧,他做有些事情又显得很愚蠢。
 
就拿对我姐的态度来说吧,我姐其实是他的保护伞,我姐在家的时候,我爸撒气的时候都是拿我姐出气。我姐走后,我哥首当其冲,所以,如果是我,我会好好待我姐,这样,我姐或许就不会走,然后我也有人替我“档箭”。我认为我哥做的最傻的事情就是这件事。
 
我哥的人生最黑暗的时期,也就是我姐离开一直到我大学毕业的八年多时间。我是很清楚的,因为有我哥在,所以我是“安全的”,因此,我对我哥一向态度都很好,纵使他将我爸对他的不平都撒到我身上,说什么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”,但我还是尽量对他很好。
 
尤其是在我毕业以后,我经常一百两百的给我哥,我就是希望能弥补亏欠他的那些青春岁月。现如今,虽然我在外躲债,但我哥或者我姐急用钱找我帮忙时,我也会尽量想办法帮助他们。
 
我就是觉得,我亏欠他们的太多,钱是无法弥补这些亏欠的。钱没了可以再挣,他们的青春岁月却一去不复返。
 
相比之下,我比我哥就清醒得多,我基本不会跟我姐我哥怎样,但是,我会直接跟我爸硬杠,我深深明白,虽然他将我们姊妹三个养大不容易,但千错万错都在于他。
 
我并不是抱怨因为他我母亲的离去,成年人的世界小孩子无法明白,难说当时母亲有对不起我爸的事情,到底有没有,只有我母亲知道。
 
我只是觉得,无论我母亲怎样,父亲都不该迁怒于孩子,这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素质德行问题。
 
 
我是一个非常独立的人,这是从小就被迫养成的,所以,我很不理解那些离开家几天就想家的人;我也无法理解那些妈宝们,母亲到底有什么好?我也不理解那些“恋父”的人,父亲就一个老头子,脾气又暴躁,又蛮不讲理,有什么好“恋”的?
 
我记得曾经有个女生问我,如果以后你结婚了会不会跟家里人一起生活?
 
当时我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会有人想着成家后还要跟父母一起生活的,不应该是直接独立生活的吗?
 
直到后来,接触了网络,我才知道,我觉得不能理解的事情,在别人那里竟是常态。
 
虽然现在的人,生活条件优越了,但有些东西该经历的还得经历,娇生惯养的注定只是个孩子,很难长大。

.
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,多少赏点吧!
既然来了留下你脍炙人口的金句吧(Now that you are here, please leave your popular sayings)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CopyRight © 2011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4007501号-4 本站内容均为溪门飞雪原创 联系QQ:2093381517 微信:Bluesky8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