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趣闻轶事 > “疯人村疯人”多达14人,医生和专家束手无策,村民人心惶惶
原标题:恐怖疯人村,村民没有征兆“突然变疯”判如两人,村民人心惶惶!
 
经典传奇中有这样一个案例,说的是湖南岳阳的一个村子,因为“疯人”多达14人,被人们调侃为“疯人村”。
 
村民介绍,这些“疯人”不仅行为怪异,脾气暴躁,还具有攻击性,不管是熟人还是陌生人,都可能被他们攻击。搞得村里人心惶惶,不得安宁。
 
而且,村民担心的是,在未来的日子里,会有更多的“疯人”出现。
“疯人村疯人”多达14人,医生和专家束手无策,村民人心惶惶
记者采访的两位“疯人”,一位大学毕业男生,叫敖志勇;一位大学毕业女生,叫敖娟。从采访中可以看出,敖志勇看起来还算比较正常,而敖娟就显得非常严重,甚至某专家给出定论“已经丧失了沟通能力”,虽然专家的话说得太绝,但可见敖娟“疯”得多厉害。
 
敖志勇和敖娟的父母发现子女的异常之后,都带子女去医院检查过,医生表示,身体很正常,没有什么毛病。然后又去精神医院检查,检查结果为精神分裂症。
 
可是,精神分裂症要该怎么治呢?
 
从采访画面中,我们可以看到,不论是敖志勇还是敖娟,都极其不配合,普通的治疗是很困难的。
 
对此,敖娟的父母进行过各种尝试,迷信的,科学的都试过,心理医生也看过,专家也找过,可是,收效甚微。医生和专家都找不出导致精神分裂症的原因。
 
对此,村民认为,肯定是村里的一棵神树被砍,惹怒了“树神”,导致村子被“树神”惩罚。
“疯人村”的“疯子”敖志勇
 
对此,我溪门飞雪不是什么医生,更不是什么专家,根据对“疯人”的描述,我大概猜到了为什么。在说原因之前,我想先讲一下我的故事,因为,我曾经也有一段和敖志勇极其相似的经历。
 
我是某年大学毕业的,和敖志勇类似,毕业后我上了一年半的班,是在一家房地产企业,工资2850.薪水不高,但还算风平浪静。公司财务总监对我很看重,据老员工私下说,财务总监从来没有请普通员工吃过饭,我是第一个。
 
所以,当时的自己也是有点飘,结果就被一个老员工坑了,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,这个老员工是个浙江人,和公司老板是老乡。
 
事发后,财务总监也是极力将这件事压了下来,说我一个新人什么都不懂,让我写一份检讨,说是自己对业务不熟,疏忽大意弄错了,然后让我主动辞职。
 
离开公司后,我没有继续工作,我深深明白,这个社会的黑暗,我决定开始为自己打工。然而,三年过去,我不仅什么也没做成,还欠下一万多的债务(事实上,当时我本来一分不欠,这一万多是给姐姐了)
好端端的大学毕业生为什么会“发疯”?
当时,心里有点荒,因为刷的是信用卡。在听了某富经后,我决定回乡创业,可是,没想到悲剧才刚刚开始……
 
2019年4月,我深深明白,只要父亲还健在,我如果继续在老家创业,不管我做任何事,绝不会成功。可是,此时,我已经欠下近三十万的卡债和网贷,于是,我开始消极度日,每天什么事也不干,一句话,等死。
 
在这之前,和敖志勇一样,会老家之前,我从来没和父母顶撞过,而回老家后,最严重的的时候,和父亲大打出手。
 
眼看债务重重,家人不理解,亲戚说我无能,我开始心灰意冷。我有想过轻生,但鉴于之前已经死过一次,有些怯懦了。心里非常烦闷,没有朋友,无处倾诉,于是,我开始学佛。
 
我学佛的目的很简单,不是为了成佛,不是为了死后进入极乐世界,也不是害怕入地狱。而是,心里太烦闷,孤独,无助,我希望学佛能让我感到一丝安慰。
 
在学佛后,我渐渐意识到,自己的做法很愚蠢,我为什么会和一个“疯子”和一群“傻子”讲道理呢?于是,在今年3月份,我踏上了离乡之路。我想,再回乡将不知是何年何月。
大学毕业女生患精神分裂症5年无法治愈
 
所以,“疯人村”真的是受了诅咒?其实不是。敖志勇和敖娟身体很健康,对于一个身体健康的人,怎么突然就精神分裂了呢?
 
其实,和我一样,是因为消极和逃避。在记者采访中,敖志勇说父母是井底之蛙。可见,敖志勇把自己的“不得志”归咎于父母的无能,他恨自己的出生,对父母对村民产生一种抵触情绪。而他越是抵触,父母村民越是把他看扁了,于是,他索性把自己封闭起来。
 
你们说我是疯子,那我就疯给你们看。这是一种消极逃避的做法,装疯时间长了,整个人就会变得不太正常,这在心里学上是有根据的。
 
再看敖娟,在记者采访中,敖娟一言不发,为什么?换作是我,我也会这么做。在敖娟看来,不管是记者,还是医生,或者专家,他们无非是来看自己笑话的。既然如此,我干嘛要搭理他们呢?
 
而敖娟之所以不说话,并不是真的丧失了沟通能力。而是,消极应对,既然自己说的话没人听,没人信,别人只会坚持自己的看法,对敖娟,不管是父母亲人,还是医生专家都是一种命令的口吻。
 
你应该要说话,你应该与人沟通,你应该……
 
这种命令的口吻在敖娟看来,我凭什么听你的,你又不管我吃不管我住,我怎样你管得着吗?
“疯人村”的年轻人屡屡精神失常,村民说这是得罪了树神,
我们注意看,这是个农村,农村人中没有上过学的人基本都有一个陋习,就是思想落后,喜欢强权和霸凌。这事我说了算,我说是对的,就是对的。更可气的是,明明说错了,还死不承认,“我说过这话吗?”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?”除此之外还有最让人抓狂的就是,“亏你还是个读书人”,“读书人应该知书达理”,“这么多年书都白读了”,“我白白供你读书”……
 
这些话,其实很伤人,作为一个读书人,听了肯定非常不爽,因此,不愿意和别人说话,是有原因的。既然你们不理解我,那我就选择不说了呗。这可能就是敖娟的心理。
 
再说一个关键点,我们发现,不管是敖志勇还是敖娟,都是大学毕业生。为什么没上过大学的就不会如此?原因就是攀比心理作怪,别人的腰缠万贯和自己的一贫如洗形成强烈反差,深深刺激着他们的心,他们把自己贫穷不得志的原因归咎于父母的无能,父母的不关心。而他们自己无力改变现状,于是选择消极等死,把自己封闭起来,什么事也不做,也不与人交流。对任何人都爱答不理的,动不动就发脾气,砸东西。
 
那么,想要让敖志勇、敖娟等“疯人”恢复过来,就必须解开心结。他们的心结在于,父母无能,自己想要的得不到,自己又无力改变。
 
我溪门飞雪其实和敖志勇、敖娟是类似的,小时候父母离异,性格内向自卑,亲情严重缺失,好在我大二时就研究过佛学,因此,才没有像“疯人村”的“疯人”一样变成别人眼里的疯子。
 
在这里我认为不是精神的问题,而是心结的问题。如果能让他们打开心结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 
以上是我溪门飞雪的个人见解,仅供参考。
.
你要不要说点什么呢?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有空记得帮我喂下小仓鼠哟
CopyRight © 2011-2016 松丫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4007501号-4

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,以便删除 联系扣扣:2093381517 微信:Bluesky8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