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王充中剑

发布时间:2019-01-15 14:55    作者:     文章来源:     阅读:

此时这人抬起头,王充这才看清楚。此人生的倒也英俊,只是他的神情非常冷漠,一双眼睛透着冷冷的杀气。
王充没想到,这人也是这位男子的帮手么?王充一脸惊讶,晴雪也愣住了,没想到男子还会找帮手。
男子看了看王充和晴雪,又盯着王充狠狠地道:“臭小子,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,敢动手打我的人,你是活腻歪了吧?”
王充冷冷地道:“我管你是谁,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就该打!”
男子听了冷笑道:“哟呵,小子,我看你是不见不棺材不落泪,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,给我打!”
男子说完退到马车边,那位戴着斗笠,左手持剑的男子向前走了几步。冷冷地盯着王充,并不说话,也没有拔剑的意思。
王充也没有拔剑,只是瞪着他。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过了一会儿。
那位公子见了,着急道:“打呀,打死他个臭小子。”
那戴斗笠的男子听了,缓缓抽出剑,左手依然拿着剑鞘,右手持剑指着王充,冷冷地道:“小子,拔剑吧!”
王充听了盯着他,缓缓拔出剑,将剑鞘扔在地上,对晴雪轻声道:“小可爱,你退后,保护好自己。”
晴雪点点头,往旁边走了几步,担心地道:“充哥你当心点啊。”
那位男子首先向王充出招,王充勇敢地接招。男子出剑速度很快,并不停变换着剑向王充各个要害部位攻击,下手也非常狠辣。直逼的王充步步后退,艰难地应对着。
自从那八十二股意识进入王充身体内,王充就感觉到,自己能够在无意识间使出从来没学过的招式。此刻,对于对方的攻击,王充能够沉着应对,招式上不输于对方。但对方内力十分强劲,远在王充之上。因此,才过了几招,王充就被对方紧紧压制着。
晴雪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,不住地叫着:“充哥,小心呐。”
对方出招越来越狠,越来越重,王充不得不一次次使出全身内力艰难地接招。
那位公子则在一旁叫道:“好,打的好,给我往死里打。”
他一边叫着一边看了看晴雪,得意的笑着。
十几回合下来,王充已经筋疲力尽,他本身的内力太小,对方的内力太强劲。他额头和鼻尖都已布满汗珠,可他并不放弃,晴雪还在旁看着呢。况且,如果他倒下了,晴雪就遭殃了。所以,无论如何,他必须坚持到最后,哪怕是死在对方剑下,也要坚持到最后。
就在这时,那戴斗笠的男子重重的一剑直劈向王充,王充慌忙横剑去档,可全身已经没力气了。王充的剑硬生生被对方压了下去,对方的剑砍在王充左肩上。王充还在死扛,对方也在使劲往下压。
这时,王充忽然发现体内的一股意识在向另一股意识呼喊,要求另一股意识立即增援。另一股意识此时此刻并没有不理不睬,相反,它同意增援。一瞬间,王充直感觉体内自己的内力增加了,并且感觉非常强劲,王充赶紧将这些内力运用起来。
晴雪看到王充左肩上中剑,再也看不下去了,心疼地跑过来,要帮忙。却见王充猛地将剑弹起,将对方的剑从左肩上弹开。对方惊了一下,那位公子也愣住了,这王充怎么突然就厉害起来了?
对方再次一剑砍下来,王充迅速将内力集中到剑上,迅速迎着对方的剑砍去。只听“呛”的一声响,对方的剑应声被斩断。
对方怔了一下,但很快又回过神,眼看手里只有一柄断剑,如何敌得过王充,慌忙往后退出两丈有余,看了一眼王充,转身飞也似的逃走了。
那位公子和随从早已吓得面面相觑,说不出话来。
晴雪也惊呆了,没想到这充哥,关键时刻变得这么厉害。幸好王充变厉害了,不然她和他一定会惨死在那人剑下。
晴雪拾起剑鞘跑过来,扶着王充,道:“充哥,你好厉害,那人的剑都被你斩断了。”
王充听了喘着气看着她,晴雪又心疼地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王充笑笑道:“我没事。”
这时,那位公子正悄悄爬上马车,随从赶紧拍打着马儿,马车迅速向前跑去。王充见了,眼疾手快,一把抱住晴雪,施展蜻蜓点水,蹭蹭蹭,很快就落到马车车顶。
王充一只手紧紧抱着晴雪,晴雪也紧紧抱着王充。马车有点颠簸,王充和晴雪摇摇晃晃的。
王充厉声喝道:“快停车,否则我杀了你。”
随从回头看见王充和晴雪站在马车顶,吓的脸色苍白,赶紧勒马。由于随从勒马比较急,王充和晴雪差点栽下来。
王充抱着晴雪从马车顶跳到随从身边,随从吓的滚到地上。王充抱着晴雪的手轻轻放开,一把掀开马车车帘,钻进马车,晴雪也跟着钻进马车,只见那位公子正在马车里抖的不行。
王充看着他,举着剑一步步逼近他,那位公子见王充向他逼近,赶紧求饶。王充却没有绕他的意思,依然向他逼近。正当王充要砍下去的时候,晴雪制止了他。
王充有些诧异地看着晴雪:“你要干嘛?”
晴雪赶紧道:“充哥,我们对这个地方不熟,我们暂时不能杀了他们,还要他们为我们带路呢!”
那位公子听了也赶紧道:“姑娘说的是,我们可以为你们带路。”
王充听了,觉得晴雪说的有道理,就示意晴雪把剑鞘给他,将剑重重地插进剑鞘里。看着晴雪道:“他们是坏人,你能知道他们会带我们去哪吗?”
晴雪看着王充微微一笑道:“充哥,你也累了,你还受了伤,你先坐下歇息会,看我的吧。”
说完,晴雪来到那位公子面前,看了一眼,又四下里看了看,发现角落里有一根绳子。
晴雪喜出望外,抓过绳子把那位公子结结实实的绑起来,那位公子哪敢反抗,王充正盯着他呢!
晴雪把那位公子绑好后,绳子的一头攥在手里,她又对那位公子道:“命令你的随从,回你家,如果敢耍花招,我亲手宰了你。”
那位公子有点不敢相信地看了看晴雪,晴雪瞪着他,他赶紧命令随从驾车往家赶。随从战战兢兢地跳上马车,赶着车往前走。
晴雪一手攥着绳子,坐到王充身边,给他检查肩膀的伤口,伤口已经停止流血。王充向她摆摆手,道:“没事,再过一会儿,就能到他家了,他家肯定有郎中,没事的。”
晴雪好奇地道:“郎中是什么?”
那位公子听了差点笑出声,晴雪瞪了他一眼,他马上强忍住笑。王充解释道:“郎中就是给人看病的人,人们生病了、受伤了都可以找郎中。”
说完王充闭着眼睛。晴雪听了有些心疼,她看着王充,什么话也没说,轻轻靠在王充身边,紧紧盯着那位公子。过了一会儿,晴雪又将车帘掀起束好,这样,她可以随时观察马车外情况。
(责任编辑:松丫网)
您也说点什么吧……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